未來學理論

難題1:未來學正在致力於方法論的發展或研究法的發展?

方法論決定研究價值及思考方式,知識領域研究的基礎,研究法是方法論的一部分。「轉變弔詭」(transition paradox) 是未來學方法論近代進展的成果。近幾十年來未來學正在致力於方法論的發展或研究法的發展?雖然兩者均有相當程度的發展,但未來研究者對此仍各持觀點。

致力於研究法或技巧的研究者認為,「未來」論點的轉變是會自然發生的,舊觀點的消失與新觀點的產生都不知不覺在發生,所以,研究法自然而然也會因應而生。但有些研究者認為,思考方式的轉變來自方法論的進展。思考方式的改變會帶來新思考模式以及推論認知的轉變,這種認知說明了未來學方法論體現了:主客關因素的轉變會導致研究法的轉變。

那麼,未來學的方法論與研究法都處在轉變中,也就是,未來學的發展一方面對於研究主題的思考方式與方法有了轉變,同時,使用在未來學研究法與技巧也在轉變;亦即:方法論的基礎與研究法均在轉變與進展中。
未來學研究法的發展有兩種主要趨勢,一種是著重提供「未來」的指引與可檢測的研究法,也就是,在高度不穩定性的環境下,提供可抉擇、可期待的「可能未來」;另一種是提供應用到其他知識領域的方法,換句話說,與其他知識領域結合,例如社會學、政治科學、經濟學、以及自然科學如物理學、生物學等,嘗試在這些知識領域中,可以獲致「可能發展」的可預測結果。

有論者將未來學研究法分成四種類型,包括:
  1. 新方法(“New” methods):例如說故事法,未來工作坊,探索技巧法,因果層次分析,或前瞻行動學習等,這些方法有賴於個人創造力和團體思考,在功能上,可協助進行環境掃描及提供策略釐訂的基礎材料。然而這些方法是否可視為「新方法」,是值得商榷的。有些方法在其他領域裡,早已被普遍使用,例如說故事、工作坊、行動學習等。未來學對於這些方法正企圖把新的思考方式與研究態度灌注到研究過程中,或許對於從未使用過的領域可視為新方法。
  2. 舊方法(Old methods):例如趨勢曲線、成長曲線、時間系列分析及系統動態法—重視穩定環境的分析,此等方法的特性是專業的穩定性,數學感知,及不穩定性的修正。但是在不穩定的時代裡,穩定性是越來越模糊了。趨勢分析被統計平衡與混沌計算所取代。對於新的型態,系統動態方法並不只關注尋找穩定的可能狀態也通過實際的反饋,探索不穩定的課題。
  3. 新瓶舊酒(Old methods in new attire):例如德爾菲法和情節法。面對新環境與新狀態,未來學研究注意到,要勾勒出未來的輪廓,專家的知識領域是有限的,需要非專家或跨領域專家的加入。通過專家、非專家、及跨領域相關者的加入,一方面可體現最高或然率或渴望未來的一般觀點,另方面也呈現「另類(outlier)未來」。甚至,情節法也可有系統地呈現不同研究法與思考的結果以及多樣的可能,價值和行動。
  4. 研究法的新組合(New combinations of methods):例如結合德爾菲法,情節法和未來探索工作坊等技巧。如果要顧及個人願景化的影響力,讓專家和非專家一起探索可能未來及其抉擇性,會特別有用且更能接近不穩定的挑戰。假如可以讓不同群體一起探索與未來導向有關的信息的話,結合混沌計算和未來導向分析,通過系統性整合可能未來的各種態度,那麼就更易於探索及呈現一個觀念或一個議題的可能發展。

這些研究法都嘗試把創新注入傳統的慣性思考的研究法中。未來學方法論的基礎體現在注入未來研究結果與預測的理論典範上,以及在不同方法論中協助研究法的選擇。這種方法論的進展,關注的方式是:強調未來認知與決策的可能性、未來的時空維度、未來的可抉擇性、未來的複雜性、弔詭均衡的問題;以及預測的信度。

然而,由於變遷過於快速且複雜度與不穩定,這些方法論與研究法的探研顯得越來越無法明確,因此,在方法論上難以提出嚴謹的論述,這將是未來學方法論與研究法上發展的困境,也是亟待發展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