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理論

難題7:什麼決定一種給定方法的有效性?實證經驗或是理論經驗?

信度是質量的評量標準之一,也是所有未來學研究所要滿足的要件,亦即:一方面依據「預測要能夠被檢驗」的原則,信度就需有因果關係;另方面,方法論具有分析以及對於預測過程或呈現願景所使用資料來源的責任。

關於評量信度的問題,未來學相對於其他科學而言是更複雜與困難,因為未來學研究議題是來自於對尚未存在的事情與情況的假設或某些已存在但尚未浮現和被意識到的事情的研究。未來研究或預測的效度必然受到影響,不只是主題性質也可能包括所具有相關性知識的不確定問題。因此,未來學研究的信度概念包含了客觀性與主觀性,例如對於未來認知的過程是依照未來研究或預測的目標與相關知識的變化以及知識的積累成長進行檢視。所以,未來學研究的信度或許可被解視為一種過程的檢視。

此外,未來學研究面對的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所以,在信度檢視上,必須綜合研究目標,所運用的未來研究及預測的知識,以及產出結果的量化與質化的研究法的檢視。它必須回答未來研究和預測的決策基礎是什麼,以及未來研究和預測探索促進議題進步的因素的廣度如何。當未來研究和預測能夠滿足作為最佳可能基礎的質量時,其假設與結果可視為有信度,因為此等未來研究和預測如果能在議題環境條件的主系統中呈現最適狀態的話,其結果可提供議題提升、進步及避開危機的目的。未來研究也需要有最高的具體化或然率,因為其可作為決策的基礎。所以,未來研究在決策的基礎上,不僅要提供最小的風險,也要是最高的機會。這樣的思考就是未來研究要能建立可抉擇未來的內在能力。因此,信度的接受與否是未來學研究的最重要的核心。

實證主義不只是未來學研究的核心,甚至是要重視給定環境中的適當的方法論。方法論決定研究價值及思考方式,當實證經驗依據文化和時間跨度等相關變遷使用不同研究法時,其研究價值和思考方式就會顯得穩定。所以,未來學研究及研究法的效度,方法論會是具有決定性理論架構的基礎,因為它可以作為評量未來願景與最新且正確解釋的實證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