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理論

未來研究或遠見?

「遠見(foresight)」指的是「可預見的過程(the process of foreseeing)」,這個過程不是太遙遠,實際上可以付諸行動(pinned down)的。Nelson認為,「遠見」意味著根據預期的未來狀態所採取的目前的行動,這種行動包含了幾乎每個人所有行動的議題,例如吃飯、過馬路、核能處理等等,而且這個字似乎容易被所有人及管理者所了解,此外,也契合本體論與認識論的探討:我們正逐漸改變對於事物本質的心智,也就是地球與身為人的我們及兩者之間的關係。Z. Sarda認為,「遠見」是具有導向性的一種產物(product),這是「遠見」最常被企業和官僚系統偏好的原因,例如歐盟(EU)就專用這個名詞。許多的「遠見研究」與「情節規劃」和「策略遠見」息息相關。情節被視為探索未來的唯一途徑。遠見本質上是獨特的,隱含著一種清晰的願景,例如H.G. Wells希望全世界為即將來臨的事情做好準備......一個獨特的未來就是:「一種世界狀態,一種世界人,只有一種貨幣,一種警察,一種語言以及一種兄弟情。」 這個名詞似乎不存在多種可能性。這樣的觀點以及foresight越來越廣被為接受與使用,那麼,這門知識領域到底要被稱為futures studies或是foresight?這涉及對於「未來」是否為多種可能的認知,未來研究理論與實務的關係以及這門知識領域的本體論、認識論與方法論的嚴肅課題。